沈迺訓快評》當正藍軍總強過當吳三桂

沈迺訓快評》當正藍軍總強過當吳三桂
沐轶 小说

蔣萬安的正藍軍說法戰術殺傷力不高,但戰略威脅性卻極強,將起到棄保效應先手棋的關鍵作用。圖爲臺北市長參選人,左起爲陳時中、黃珊珊、蔣萬安。(資料照)

日前,臺北市長參選人蔣萬安受訪時強調他就是國民黨提名的參選人,「我就是正藍、中華民國的藍」,正藍軍說法被認爲是在回防深藍選票。

经济部光铎奖 开阳投控夺三奖项

「最會在意」蔣在藍色頻譜佔位的人只會是黃珊珊,黃果然耐不住壓力,急着回批「北市已超越藍綠8年」、「蔣萬安想法『封建』」,原因出在於蔣萬安的正藍軍說法戰術殺傷力不高,但戰略威脅性卻極強,將起到棄保效應先手棋的關鍵作用。

罪孽新娘(境外版)

黃珊珊所謂「北市已超越藍綠8年」的說法,事實上就與柯文哲說無人機表演花了8億一樣,都是利用截斷完整事件資訊,進而衍生出符合自己利益的政治說詞。試問,2018或2020大選中,哪次不是藍綠得票加總遠超過半數?市長如此,區域、不分區立委亦如此,總統更是如此;而柯文哲的當選,本質上就是巧妙的穿梭藍綠利益而掙扎出來的生路,所謂超越藍綠,其實就是站在沙子堆積出來的城堡上,還能自稱國王的自我解嘲。

而批評蔣萬安「封建」更是無稽,考驗蔣從政意識形態的變遷性,蔣稱「我就是正藍、中華民國的藍」毫無違和感。反觀黃珊珊從政以來多易旗幟,與其主柯文哲如出一轍,黃珊珊曾爲親民黨員,當了民衆黨市長的副市長,又在民衆黨加持下參選臺北市長,結果卻以無黨籍參選,就算用無黨籍超黨派來美化包裝,也不可能完全掩蓋住爲求選票最大化的算計考量。

造化 之 門

我见我思-疫后美国汽车市场 如何回神?

直白說,如果可以用親民黨、民衆黨參選得到最多選票支持,則黃珊珊也絕不會用無黨籍參選,想用無黨籍身分多挖點邊緣藍、邊緣綠的選票纔是黃要的。

柯、黃兩人從政一下民衆黨、一下無黨籍,完全看政治環境需要決定參選成色,「一個人兩張名片」玩得不亦樂乎,說穿了,柯、黃的臺北市府政權,就跟夾在農民軍李自成還有關外的滿清之間山海關的吳三桂一樣,遊走兩端,誰能提供更多的利益資源,誰能保證裂土稱王,就倒向哪邊。君不見柯文哲在墨綠與兩岸一家親說法之間倒來倒去,黃珊珊的無黨參選思路同樣如此。

黃珊珊最該注意的反而是柯文哲,會不會在關鍵時刻爲了繼續在臺灣某縣市裂土稱王,讓民衆黨仍保有一席執政縣市,在沒發生棄陳保黃、棄蔣保黃之前,反而先行把黃給「棄保了」,猶未可知。

※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※

日前国税厅长:首相夫妇没下令窜改国土贱卖案文件

妖闻录

基隆7确诊住民专责照护 工作人员快筛阴性可上班

桃园男子摔下溪洲大桥 意识不清送医急救